首页 > 中心活动 > 正文

暨南大学志愿者团队感想
2014-09-15 16:02:0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暨南大学三下乡个人总结提前很久就开始准备的三下乡终于结束了,相信这次的经历对我们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意义。回想整个过程,从一开始的
                      暨南大学三下乡个人总结
提前很久就开始准备的“三下乡”终于结束了,相信这次的经历对我们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意义。
回想整个过程,从一开始的接受地选择,带队老师选择,活动的准备,各个小组的讨论,到最终的启程,实际活动的开展和结束,回到家后静下心想一想,有些过程似乎已经很遥远了,而有些事情仿佛就在眼前。
我和郁昱作为安徽人,在地点定在安徽之后就要开始准备联系接受地的事儿了。其实,当初还是有着挺大压力的,因为一开始选定几个地方在联系时都遇到了问题,随着时间的推进,我们都很着急,后来是机缘巧合拜托了熟人,才最终确定了地点。在这里,不得不自我反思一下,由于时间的仓促,我们虽然联系好了地点,但是对那边情况的不够充分,准备不足,造成了之后出现的问题。
到达岳西了解到实际情况后,问题立刻暴露出来,我们原本计划的支教课程没有可操作性,于是我们临时调整计划改为调研。我们准备上午以小组形式分散到村里的各户人家了解情况,下午去留守儿童中心和孩子们进行交流。
不过,我们准备的活动数目太少,很快就把所有的游戏玩了一遍,随后几天,大家的主动性大部分都有所减少,比起同期的其他志愿者团队,我们确实有待改进,缺少积极性。总结人:何熙
一轮的三下乡活动已经结束,在这次活动中,我们做过调研,做过支教,并接触到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物。我不能我们这次我们有多么的成功,或者说我们为这个村子做出了多大的贡献。但是这对我们以后人生意义上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经历,无论是从锻炼我们能力和增加我们人生阅历的方面上。在和小孩玩的过程中似乎找到了过往自己的影子,但是这些小孩也是很需要我们给予关爱的,他们的父母长期不在家,所以的话我感觉我们应该去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在他们身上我放佛看到他们需要我们的眼神,我不知道我们这样做合理不合理,但是我很想把最大的欢乐带给他们,无论是什么方式,我都希望用我们的心去换取他们最大的快乐,或许我们不能教会他们太多,但是我希望我们在的日子他们都会幸福快乐的,而不是因为我们而变得不开心。时光如逝,我们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在这段时光中,我们为他们创造欢乐,他们也为我们创造着幸福。在奔波的调研中,虽然到处走访会比较劳累,但是当地的居民也是很热情好客的,在和他们聊天中也知道了很多关于这个地方的事情,让我们感觉到了这个地方深深的温暖。最后要走了,我在想自己很多方面都做得不是很好,也反思过自己很多的错误,可能已经来不及改正了吧,只希望我们留给那些孩子的印象是好的,是阳光温暖的,而不是误解我们是为了什么别的目的而来,我们希望能留下更多的温暖,带走更多的沧桑。总结人:黄奕源
 三下乡之旅就这么结束了, 一件事情做完后总需要适当的总结才能看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又还有什么不足。
三下乡我们算是准备了很久,特别是负责人们忙里忙外,大事小事都包办了,非常的辛苦。而自己在前期准备工作中基本没做什么,就完成负责人给的任务,是以一个比较被动的心态在做这件事。真正到了出发那天心情很激动,我们部门的人一起相处了一年,这也算是我们第一次集体出行,还去到了如此远的安徽。坐16个小时火车的硬座去到外地也是我的第一次,本以为会很累,但实际情况是我异常兴奋,根本睡不着,一路上和大家玩玩闹闹的,时间也就不知不觉中流逝了。书上说,旅行最好的交通方式就是火车—不仅可以向目的地出发,还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火车路过的地方以乡村居多,虽说也没看到什么印象深刻的景色,但也算是感受了大自然的绿色。
到的时候是半夜三点半,在天柱山火车站我们一行人是又累又困却又无法入睡,随着一夜的蚊子声和鸟声,我们迎来了黎明。随后我们来到了毛尖山乡,没想到留守儿童服务中心就在我们住所的对面,也没想到住的地方环境能这么好,来之前我已经抱好要住最差的农舍的心态了,而真实情况算是给了我惊喜吧。来到的前两天可以说是自己完全不知道要干些什么,因为现实与计划的差距,我们不能按照原计划给孩子们上课,似乎放暑假再给孩子们上课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可是计划被打乱似乎成为了我懈怠的借口。就我个人而言,确实是没什么主动性,只是在完成队长布置的任务,一旦没有任务下达,似乎自己就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所以前两天我觉得自己可以算作是什么也没做。
后来几天呢,就变得循规蹈矩了。早上走访农家,下午带着小孩子玩。走访农家中比较深刻的是第一次去的那一家,那家的情况跟普遍农村家庭情况一样,青壮年在外打工,只剩老人在家,而我们去的时候恰逢她家女儿和孙子回到这里,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语言不通的情况了。柯老师跟我们一起去的,而全程我们三个似乎都很依赖他,于是就几乎变成了他在与这家的女儿聊天,我们就干坐着,也不知道说什么。这确实可以反映出很多问题,我们还不够成熟,与人交往找话题方面的能力也很欠缺,其实这一直也是我的一大毛病,与陌生人的相处总是还不够那么自然。之后也有一大群人一起去到一个老奶奶家,她家就她一个人,在对话中她总是一直在问我们“你们什么时候再来啊?”“你们还会来吗?”“你们下次来的时候我就不在咯”。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五味杂陈,孤寡老人已经变成当代中国一个严重的问题了,而这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解决方案。房子越建越好,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而家人们的爱和关心是否也在物质条件提升的情况下一起增多了呢?我想我们都需要思考。
还有就是和小孩子玩了。我们确实没搞什么大型的活动,游戏也不够多,这是我们的过错,准备不充分。但我们各自都还是有了熟悉的小孩子,也有小孩子只要一来中心就愿意黏着我们,我们带给他们的影响太小,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甚至不会记得曾经有这样一群哥哥姐姐进入到他们的生活,但我们不会忘记这几天和他们相处的时光,虽然短暂,却意义无穷。可能因为一些原因,我们带给他们的东西太少,而我们自己却有收获,我们得到的也许远远超过了他们得到的。老师们的教导和提醒再加上自己的反省和总结,这趟三下乡之行带给我们的影响还无法估量。
还想说的就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啦。我们一起度过了大学里最美好最青涩的一年,让自己成长之余也收获了其他很多东西,这次三下乡结束后我有明显的感受我们的感情越变越好,虽然以后大家再聚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可能不多了,但是回忆却是隽永的。总结人:李雨洁
 
 自己这个队长当得挺失败的。自己想为自己找原因,却越找越多自责。到底我们该如何开展三下乡,将这些国家原本良好的希冀落到实处。很难,我知道。不过有幸参加一次三下乡,体会一次不同的生活,学会和与自己不一样的人相处,对自己来说就是一种成长。
命令是上级指导,而怎么做确实要落实到乡镇,家家户户的。而我们要做的却不能仅仅是表面工作,不错,房屋建好了,表面光鲜亮丽,农田很规整,果实累累,而对这些土地所种出来果实的质量,我们并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些看起来漂漂亮亮的农地是否能给这里的村民带去财富,更不知道我们的到来对这些村民意味着什么。我能感到我们的三下乡很不一样,这个村庄,因为有了或长期或短期的志愿服务学生而变得有生机起来。孤单的老人还感谢着上个假期去她家做志愿服务的大学生,期待着志愿者们经常去探望她,小孩子们也因为多了很多大哥哥大姐姐的陪伴,获得了更加丰富的暑假,因为大哥哥大姐姐或多或少能给他们带去外面世界那些他们所不曾接触过的,无论是好的抑或是坏的。
听同行的人说,有很多村庄比这样的示范村更加贫困,更需要我们的帮助,也更适合我们体验真正的农村生活。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也会更愿意去那样的农村,因为去那里毕竟更需要我们,我们也可以为他们带去更多。与此同时,我也由衷的觉得这个村庄——板舍村也仍然需要一些志愿者去让这个村子变得更加活跃,更加有生机。在这里,无论当地的人们对我们这群内心带有一点点不值得骄傲的骄傲的暨南学子们有怎样的印象,我都非常感谢村里每一个人给我们的照顾或是鞭策。也希望板舍村发展越来越好,周围的村庄也可以在它的示范带领下越来越好。我知道有些深层次的东西是我们仅仅来五六天的大学生所无法了解全面的。然而这次的三下乡也让我明白很多事情不可以光看表面,当你的读的书越多,知识就会越丰富,你才能够知道如何了解这个社会的发展,你也才有可能为社会做出些什么。
我们这样的学生血液里往往富有激情,也有热血去为基层建设做贡献。然而当机会来临时,或因为目标不明确而彷徨,或因为准备不充分而放弃,或因为畏难而不再坚守,这是我们的缺点,它也是需要我们做出改变的。不管怎样,我们得到了这次机会,受教很多,也相信团队中每一个人都不虚此行,只希望在下一次机会来临时,可以做的更好,也不要给咱们的暨大丢脸。总结人:李郁昱
 终于来到三下乡的最后一天,回想自己这几天来做的事,觉得有很多的感悟也很有收获。
第一天我们去调研的是一间小卖部,老板娘是板舍村土生土长的人,对村里几十年以来的沧桑变化了如指掌,对外面的世界也比村里的其他人有多一点的见识。从她那里,我们了解到这个新建设的农村欣欣向荣的外貌之下一些村里的内幕,有人从项目中牟取暴利,也有淳朴的不谙经商之道的村民享受着农村建设带来的变化,浑然不知外面的世界,满足于自给自足的小生活,却也乐得其所。他们是建设这样子一个新兴的农村最主要的劳动力和资金的提供者,政府给予的资金下放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农村其实剩余的很少很少,他们就这样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建设起自己美丽的家园。怀着谦逊的态度,赞扬着党和政府的美好,全然不知其实他们辛勤的汗水和纯洁的心灵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真的美好。没有功利,没有对奢侈生活的追求,他们的生活水平就是能够保证自己的温饱与偶尔桌子上出现的两盘五花肉。
当然他们也有受教育的权利,距离村子30分钟车程的县城外有四所中学,村子里也有自己的小学和初中。刚初三毕业的小妹妹,即将踏上县城中读高中的生涯,怀着对知识的渴望,对广州这座城市的向往,渴望有一天能走出深山,走到外面的世界,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的眼神中充满着自信与坚定,看得出,这座大山已经怀揣不了她的梦想,如今信息和交通的发达已经让她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并渴望着有一天外面的生活。小妹妹的勇气和见识让我折服,在这深山之中,能有这样的见识和胸怀实属不易,相信有一天她的勇气肯定能让她到达理想的乌托邦。
这个村子中,除了我们,也有几支队伍,是与我们同样的大学生,来到板舍村支教。通过和他们的交流联系,我们了解到他们进行的是一个月的长期支教,与我们这些短期支教相比,他们深入到各个家庭,进行一对一的辅导,体会和了解自然比我们深得更多。璨璨支教的一个家庭,父母都是木工,早出晚归,家中便只剩两个老人和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其中的姐姐年龄比较大,在县城里读高一,已经能撑起整个家庭的日常起居,照顾爷爷奶奶和弟弟。璨璨在那里已经住了将近一个月,她每天所能帮他们做的事便是在姐姐和弟弟写作业的时候给予他们一些指导,和弟弟一同玩耍。因为姐姐身体不太好,比较虚弱,璨璨就担当起照顾弟弟的任务。也许她在生活起居上帮不了姐姐多少忙,但是在那个安静的家里,却因为她的到来变得活泼,充满着欢声笑语,连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姐姐也开始与他们嬉闹。有人说,大学生支教其实都只是将放假本应在家休息的孩子,叫到学校进行形式化的课程,并没有什么实际作业,孩子们也不愿意,或者有些大学生在村民的家里充当了一个保姆的角色。这些也许都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我从他们身上却看到了一件本来作用不大的事,一种本来平淡枯燥的生活,却通过他们的努力,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美好单纯的情感联系,即使他们以后还是会离开,在孩子们心里也会存下美好的回忆,这也许就是支教的意义。
作为短期支教,我们也许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这几天的调研,到处走访,也让我们见识到了很多,但是我们作为本就生活在城市的人,更懂得了要珍惜我们城市里的生活,毕竟生活只能前进不能倒退,更懂得了我们要在安逸的城市生活中应该怎样去奋斗,不满足才会有追求,停滞不前就与将自己禁锢在深山中是一样的,永远看不到更美好的风景。总结人:林钲吟
 十五个小时的火车旅途,也是历时最长兼第一次出省之旅。
奶奶:77岁,独自留守在一栋大房子里。家里人常住温州,惦记孙女十月的婚礼。多次提及其他志愿者团队,每两周探访一次。门前耕种蔬菜以作补给,整天活动就是除虫浇水、摘菜喂鸡喂鸭,烧饭做菜是饿了才需要,睡觉也是困了才歇息。
儿童:儿童作为重点关注的对象,也是此行的重要目标。我们所做的就是将我们所熟知的游戏带进这个小团队,在一些生活细节中做些实际指导或者展示关心。大多数留守下来的儿童其实并不孤单,因为在这边,一来生活设施很好,还有个藏书丰富、游戏繁多的留守中心;二来时常有八方志愿者或驻扎、或物资捐赠、或活动组织等形式带来关心和呵护;三来随着这个村庄的城市化新型发展,孩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的留守,大多数孩子还是活在父母的庇护之下。据说,逢着寒暑假,便可以常常到中心,这边时常有人照看,也多有假期间到父母工作所在地一起居住的。
生活:只能感慨这边条件好得出乎意料。板舍村的条件和发展其实比我自己村里好上几十倍——我村子里的硬件施舍差,小孩子活动场所只有一个篮球场。这边通了无线网络,建设有坚固的河流堤坝和优美的沿岸,有设备齐全的中心,有福利院,家家户户都是小洋楼。
在这边的一个星期,没有想象中的苦,反而比平时生活还要上一个档次,倒是怪事。几天下来,生活中的肆意调侃和各露骨言论已经习惯成见怪不怪的程度了。太安逸的生活易养成懒人,团队在此行中的行动力上确是欠佳,但是也算是及时应变,并为之付出。无心创新没有话说,不过在已有的基础上,针对家访、家教和与小孩子一起是真正上了心,也尽力去做好。
附录:刘主任讲话
(回农村实现自己价值,两次受接见,有幸站在人民大会堂,十六年积小成大,成一板舍村)
有学生时没有去组织活动,无创新能力、创造能力,组织能力差,动手能力差,有领导视察时无人主动沟通。有垃圾无人理睬。可以把所想所思写在活动总结中,可以提出意见。感谢来农村历练,路上注意安全。明年还有机会可再来,真正沉下心为老人小孩做事。走进媒体,融入电脑,领导过来,发展机会随之而来——每家每户小洋楼。农村发展——政策,有人敢做。总结人:刘婷婷
 当车缓缓驶进村子里的时候,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里有一座城堡哎。这不会是传说中的留守儿童中心吧?走进参观,竟然有空调,还有意想不到的无线网络,这真的是贫困县吗?!午睡过后,我们绕着山头走了一圈,我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装修得实在是太漂亮了。在累与被蚊虫咬的过程中,度过了我们在这里的第一天旅程。
然后,我们开始走家串户。第一家是一位老奶奶的家里,小孩子都跟着父母出去了,只剩下两位老人家在此耕作。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有点尴尬,老奶奶可能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们,而且我们之间的语言又有一点点困难,尽管如此,老奶奶还是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与我们进行着“天方夜谭”。不管怎么说,老奶奶真是很淳朴。来到第二家的时候,我们一看见了一位老奶奶在那里忙活,当我们正想和老奶奶打下招呼的时候,突然,有一位中年妇女从屋子里头冒了出来,我们四眼对视,这一瞬间,仿佛空气都凝固了,我们突然显得不知所措。当我们表明来意以后,我们有再度陷入了沉默,我们实在是太腼腆了。而阿姨又好像不太想我们进去的样子。僵持一阵以后,阿姨还是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去屋子里头坐坐,还递上了当地好好喝的绿茶。第三家是有志愿者的家庭。一番闲聊过后,其实我们不难发现,每家每户的情况大致是相同的。一般都有老人家,都有一大片地,农村嘛,子女都在外工作,每年回来的次数也不多,每天就进行农作,简简单单的日子。
我们还遇到了一个弱智儿童的家里,可惜没有大学生可以分配给他,这边的中年人都似乎不太愿意接见我们,好像是因为大学生不够的缘故。
来到这里,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的环境相当的好,而且村子里的人都很热情,都很淳朴,尽管明知道我们在打扰他们,他们还是愿意放下手上的工作来和我们聊天,这里的人真的是很好很好。而令我最深思的东西是,支教对这个地方的负面影响开始逐渐凸显出来了。首先说的是老年人,其实老年人并没有什么,因为本身老年人就喜欢有人陪他聊聊天,说说话,听他们讲起自己的家里人,非要说的就是,老年人与我们交流很很多的不便,这可能会是他们有一点点的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而中年人呢,他们似乎更多的是关心孩子,以及支教有没有大学生来帮助他们的孩子。所以自从有了支教以后,他们就渴望能分配到大学生,来完成他们不能对孩子完成的事。所以一旦没有名额,而且邻居有名额的情况下,他们就开始不高兴了。哎,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嘛,可怜天下父母心。另外一点就是,有些父母已经对我们大学生走访有些习以为常,或者说,有点厌烦了,我们的插入,的的确确打破了他们原有的生活,破坏了他们的生活节奏。可能是他们还没能够习惯这样的生活,所以他们排斥我们,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是他们不愿意改变原有的习惯。而支教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孩子了。这里的小孩子什么都会,这一点真是很令我惊讶的。几年的支教,已经将他们完全改变,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我只是惊讶,我们之间的娱乐游戏,已经开始慢慢渗透于他们的生活中,譬如说纸牌和电脑。我怕他们惦记着这些东西,以至于有其他后果。还有的就是,这里的小朋友,已经开始学会去用方法去获得他们所想需要的。譬如想玩手机游戏,然后通过请求,交换,比赛来获得。他们很渴望去得到,所以有时可以通过小方法来获得,我只是觉得,这并不是小孩子所本应拥有的东西。然后小孩子有了金钱的概念,我开玩笑的借用什么,他竟然说要付钱。我不知道支教对这里的小朋友影响有多深,我们来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他们都看在眼里,小的时候学习东西的手段就是模仿。我们对于各种事物的看法,的处理手段,都在不知不觉的影响着他们,我虽然大部分时间都能看到孩子们淳朴的一面,但也会见到小孩子的另一面。我希望我所写,仅仅是我想太多而已。总结人:卢锐斌
 初到毛尖山乡板舍村的时候,我对它第一眼的印象是惊讶。在去之前我对它的想象是大山里相对封闭落后的村庄,因此我也是带着准备吃苦和克服艰苦环境的心理准备出发的,对我们准备的课程安排也是充满着期待。当到达之后看到干净宽敞的公路,白墙黛瓦的徽式小楼,柳树成荫的河堤和装修一新的留守儿童中心,包括为我们特意安排的住处,我的心里也和之前来到的志愿者那样有很多的想不到。板舍村在公共建设、福利建设和改善村民生活方面确实是走在很多中国农村的前面的,至少它是远远走在我韶关家乡的农村前面的。在五天的时间里,我们几乎走遍了全村,走访了好几户村民,从他们口中了解到村庄近几年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解了他们的家庭情况、生活日常及家中未成年人的教育状况等诸多信息。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新农村,而我的家乡的发展状况距此还有多大的差距和需要多大的努力。
村庄的进步大家都有目共睹,而在这里我想总结一下我们的团队在这次三下乡活动中出现的问题及原因。首先,我们前期准备的一些偏趣味常识性的课程没有派上用场。当我们实地看到了留守儿童中心的情况时,我们就反应过来我们曾经想象的组织孩子们集体授课的情形没有实际可操作性,于是我们在第一天就临时改变计划,以调研和陪孩子们活动为主。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之前我们对这边的情况没有了解透彻,没有很好地和负责人刘磊老师很好的沟通,造成信息不对称,以至于我们制定了没有实地可操作性的课程安排。其次,虽然在出发前有可能会临时计划变动的心理准备,但并没有详细的制定候补计划,以至于在改成调研后没有详细充分的调研前期准备,这对我们随后几天的调研也造成了一定的阻碍,收集的信息较零散。然后,在中心陪孩子们的活动也没有很好地进行,之前准备的拓展游戏不够充分,越到后期我们在带动孩子们游戏上就更加地惨淡。
但同时,在这次三下乡活动中我们还是收获了很多。队员们都主动走访调研,进村入户。比如我们有跟访一户独居老人,帮忙做些家务,陪老人聊天,驱散老人独居的孤寂;走进没有常驻支教大学生志愿者的家庭陪伴家中的孩子们;以及我们有四五位队员积极回应常驻支教大学生团队的需要,连续三四天去到有需要的孩子家中辅导学业等等。我们在板舍村的时间很短,但在短短的一个星期里,我们也在积极地进行我们能做的事情,没有不满,没有抱怨,主动适应陌生环境。虽然我们还有很多不足很多缺点,但我们也不是毫无价值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进行三下乡活动,我们在组织这类实践活动及志愿活动中确实还很生疏,但这次的经历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好地学习机会,让我们认清问题,才知如何改进,如何做得更好。我们感谢岳西县的相关领导,感谢毛尖山乡板舍村,感谢刘磊老师和留守儿童中心,能给与我们这个机会去学习,给了我们很多启发和反思,也让我们更有信心去改进,我相信今后我们的志愿实践活动一定会更加完善,举办得更加有意义。总结人:王佳琪
7月20日上午,怀着兴奋激动又有点紧张的心情,我和大家一起登上了前往安徽的火车。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到达了天柱山。坐上汽车,驶过蜿蜒曲折的山路,我们进入了岳西县毛尖山乡板舍村,开始为期一星期的下乡活动。
一来到板舍村,我马上被这里的恬静闲适吸引住了。一条小河流过村庄,河边杨柳青青,在微风下摇曳,轻拂着路人。农民公园里,水泥和花岗岩铺就的小路越过山头。沿着小路拾级而上,依次经过两个古朴别致的小凉亭,实乃村民们休憩的好去处。省道209穿过村庄,延伸至无穷的远方,沟通着村里的一户户人家,也联系了板舍村与毛尖山乡的其它村落。这里没有繁华都市的喧嚣,有的是乡村生活的宁静、朴实、心旷神怡。
作了半天的休整后,22日我们正式开始下乡活动。由于这里的实际情况与设想的有差别,我们改变了行动计划,走进农户家,了解他们生活工作的基本情况。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和十多个家庭的居民进行了交谈,分享生活的感受。采访时,村民们热情好客的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说明来意后,他们通常会邀请我们进屋、喝茶,打开风扇让我们乘凉,甚至停下手中的家务活与我们交谈。每当我们离开时,他们也常会请我们留下吃饭。与城市里的人情冷漠、相互隔阂不同,这里的村民是那样的朴实诚恳、自然纯真。
资料显示,板舍村有居民302户,共1206人。在探访的家庭中,较多由老人与小孩组成,有的只有老人,还有的有老人、中年人和小孩。居民收入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中年劳动力出外打工的工资收入,二是村民们以土地入股合作社得到的分红收入以及耕种土地得到的劳动收入。耕种的作物主要包括水稻和葫芦瓜等蔬菜。这里还有香榧的实验田,为村民们创收。关于两方面收入的大小关系、占总收入的比例等,还需要作进一步探讨。
由于多数家庭的父母都在外打工,留守老人、留守儿童是村里的突出问题。因此,村里建有敬老院、老人活动中心和留守儿童中心等。村里共有留守儿童六百多名,年龄较大的在村里上学或者到县城读高中,寒暑假在家学习或者到留守儿童中心参加活动。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电视、电脑是主要的消遣方式。这一方面由于他们的父母不在身边,爷爷奶奶年纪又较大,听力、视力不那么敏锐,知识、阅历上有代沟,因而缺少聊天的对象,另一方面由于电视电脑能为他们了解大千世界提供最便捷的途径。这种结构单一的休闲方式可能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因为电视、电脑不可能满足每个个体的需要。儿童在学习、生活中遇到的困难需要有人了解、帮助,自己的想法也需要有人才能表达出来。沟通对象的缺乏,容易使得一些问题不能得到及时的解决,打击他们学习的积极性,使他们形成孤僻的性格,不利于探索思考习惯的培养。另一方面,电视电脑中可能含有某些不良信息、某些不符合儿童知识水平的信息,容易误导他们。采访时也感受到,父母一方或者双方在家、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孩子,在情绪、智力等方面似乎比留守儿童发展得好一些。这与他们更容易获得拓展眼界的机会,也更容易获得情感上的支持有关。
在采访中,我们还遇到了来自其它学校的志愿者。他们有的直接进入特定家庭,和孩子一起生活,辅导他们做功课,陪他们玩耍。这种长期的支教方式和我们的短期调研相比,有其自身的优势。他们将能更全面地帮助儿童,了解这里的生活环境。但这样做的“效率”可能不高,或许类似于“保姆”,并且得到帮助的家庭数目较少,范围较窄。
在几天调研中,我遇到了一个小男孩,长相有点奇特,与其他活泼的孩子相比显得有点沉默。在交谈、做游戏时发现,他的智力似乎不如普通小孩,而且有暴力倾向。这可能是先天造成的,也可能是家庭环境造成的。如何引导他走上正常的道路、发展自我?这时候,我明显地力不从心。或许村里应该更多地关注他们,关注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但这对于一个村庄谈何容易。
回顾此次三下乡全程,自己有几点不足:一是前期准备不充分,本来准备为孩子们做小实验,由于下乡前没有熟练操作,最终未能成功完成;二是活动时不够灵活,孩子们天性活泼好动,我应该以同样活泼的方式与他们交流。我在和孩子们在一起时的表现有待提高;三是调研不够全面,村政府、村工作人员是了解村发展现状、历程、方向的重要途径,却没有给予足够重视。
但是,在本次活动中,我真真正正地来到了农村,体验了农村的生活,也感受了农村与城市不同的文化。通过下乡,我欣赏到了秀丽清新的自然风光,接触了许多前所未见的事物:瀑布、萤火虫、桑蚕、木制扬谷机……开阔了视野、增进了和大家的感情。这些都必将成为难忘的回忆。一个星期虽然短暂,对于孩子们来说,或许只是他们生活中一闪而过的流星。但我依然衷心希望,我们的到来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一点改变,尽管这改变可能微不足道。谁又知道呢?对自己来说,这经历是无法复制的。在与孩子们相处时,我得到了合作技能的提升,学习了如何以哥哥的身份提出意见和想法,培养了关爱体谅他人的品格,获益良多。这是难得的机会、意义深远的体验、可贵的进步。总结人:吴淦
  现在我和征吟坐在合肥火车站旁边的KFC里等待坐上回家的高铁,这让我想起几天前我们似乎也是这个时候,在广州东站开始我们的三下乡之旅的。
其实对于这次三下乡的前期准备,我个人并没有做什么,在三下乡进行中做的事情也很少。除了联系萌柯柯外,就是莫名的成为了挂牌的手工小组组长。联系萌柯柯这方面我只是很被动的郁昱告诉我什么,我就差不多原封不动的发封邮件给萌柯柯。而手工组组长这方面,也只是在最开始经过讨论定了一下大致的内容,也并没有让大家聚在一起实践一下。准备工作的欠缺,对毛尖山乡也没有大致对了解,确实是包括我在内,我们大家都有所欠缺的地方。
就这样怀着不安,怀着期盼,7天前的现在,我们首先用将近24小时的旅程,拉开了三下乡的序幕。
对于16小时的硬座,说辛苦必然有之,但可能因为我从小学3年级就开始一个人坐24小时的火车,也做过4-5次15小时以上的硬座,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难忍的。况且我现在回想起来,硬座上的几个小时算是三下乡过程中留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几个阶段之一。大家一起扯些有的没的,无聊了就一起打打牌,困了就互相依偎着眯一会,时不时串串车厢看看同伴。包括之后我们凌晨3点多在候车站广场乘凉,我们在充斥着叽叽喳喳的鸟鸣和嗡嗡作响的蚊子声的候车室里依旧能随意窝在椅子上就睡,这些都让我相信这24个小时对我们来说,一定是难忘特别的。且不论之后支教的生活条件有没有让我们吃苦,至少我们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就这一点而言,我觉得每个人都没有因为一点的困难就叫苦连天,每个人都棒棒的。
之后在板舍村的日子其实并没有带给我多少社会实践的感觉,比起所谓的对留守儿童支教,我们更像进行了一次集体旅游。在到板舍村之前,我想象中的日子是不能够天天洗澡,也没办法和外界联系,更别提能天天用用Wi-Fi,还能天天睡睡午觉了。的确,客观原因是板舍村的发展已经挺好,并不很多的留守儿童已经吸引了来自各地的大学生志愿者,我们能做的事情并不多;我们是短期支教,刚刚熟悉完环境就已经到时间离开了;可是呢,外部因素不可控,我们自己又做到了多少呢?大概是比起想象中较为优越的生活环境让我们变得安逸,在闲暇的时候,我们摆弄着手机却没有主动想做些什么来和小孩子互动;在走入每家每户调研的时候,我们依靠老师主管来和老人们聊天。除了和小朋友们一起玩玩游戏之类本身就挺熟悉的活动,我们并没有尝试去提高锻炼自己。就这点而言,我们感受到的实际三下乡和想象中的落差,其实是每一个人自己造成的。
不过大家一起打地铺,手拉手摸瀑布,在漆黑的夜晚走在山路上看两边的萤火虫,晚上一起啃西瓜,这些特别的回忆总会让人记住这段美好的时光吧。只要这段经历能带给我们一些难忘的事情,能让我们尝试去思考去改变,它就一定是有意义有价值的。
另外如果以后的秘书处还打算支教的话,建议还是开学前去吧,这样小学什么的都已经开学了也好组织一点。比起尝试去教一些什么,或许更应该注重怎么给小孩子们带来欢乐。毕竟时间短,能做到的实在有限,而带去的快乐在那段时间一定是真是存在的。
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踏上回家的高铁啦~等到到家的时候三下乡之旅也算正式结束了吧。最后呢感谢何熙熙和郁昱,能找到这个地方,组织起来活动并且在计划有变时及时调整真是不容易。还要感谢萌柯柯,愿意当带队老师还能陪我们来这么远的地方负责我们的安全。当然要感谢秘书处的每一个人,一起有的这段难忘经历也算是给我在秘书处的日子画上圆满的句号了吧。
最最最最后,祝大家玩的开心早点回家开开心心的过暑假吧:总结人:于露
拉开团队旗帜,我们在镜头前留下或羞涩或开朗的笑容,为期7天的三下乡到此落下帷幕。“暖心童行”三下乡之行,完整而不完美,遗憾带来深思。
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毛尖山乡板舍村留守儿童服务中心,是此次三下乡的目的地。出发前夜,带上“小黄人”(新生训练营服)、“小蓝人”(三下乡队服)、“大红袍”(校团委服)和一些必需品,将行李缩减到最少,一切准备就绪,等待16个小时的长途火车和2个小时的短途大巴,一夜无梦。
火车上,故事多。Dr.柯去串车厢的时候,热情的乘务阿姨坐过来指着他的座位说:“这孩子也上大学了啊……”我们安静地坐着,阿姨就说起了她家的女儿、询问了我们的来历,向我们这些大学生请教文科学习的方法。阿姨还说我长得像北方妹子,这算是某种缘分吧。伴随着泡面的味道和孩子的哭声,忍着屁股的麻木感,在火车上坐着睡了一天,十几个小时之后就是怎么辗转反侧怎么不舒服。
凌晨三点准时到达天柱山站,一下火车,竟然有种回家了的感觉,因为记忆中的下火车意味着回家。在站内等坐六点多的大巴去岳西县的时候,见识了硕大蚊子的厉害,也见识了拉客司机的热情。一坐上大巴,疲惫的一行人即刻以固定的姿势睡着了。这可能是晕车的我坐大巴坐得最爽的一次。到了县城,又赶忙坐着小面包车去毛尖山乡。车子在十八弯的山路上飞驰,我们在车里被甩来甩去,感受到了速度与激情的魅力。山多且高,越往山里去,看到的景色越空灵缥缈。虽说是国家级贫困地区,但是落脚点条件不错,是农舍,就在像城堡一样的留守儿童服务中心对面。
现实与想象确实是有出入的。来到之后发现,这里的孩子并不是在固定的时间到“城堡”里来的,他们来的时间比较随意,来的孩子也不是固定的一些人。即是,早上八九点后会有少部分孩子陆陆续续过来,到午饭时间回家,下午两三点钟会有较多孩子陆陆续续过来,到晚饭时间回家,晚上七八点之后也有一些孩子过来。来到“城堡”的孩子中,一些在打乒乓球,一些在下飞行棋、象棋、跳棋等各种棋类,另一些在玩电脑。这种情况并不适合我们展开原先的支教安排,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
休息了一天,精神饱满。第二天早上,因为去得晚,错失了给敬老院里住的老人家洗被单的机会。也就是在我们垂头丧气会阿姨家的时候,另一个团队成员的偶然一句话给了我们新的思路。支教不成,我们为何不转变方向增加调研这一块内容?
站在大马路上,队长把团队成员分成几个小组,每组2-3人,沿不同的村道进行家访,晚上进行总结汇总。我和汝婵一组,柯老师把我们带到一户他访问过的人家里,让我们跟家里的孩子们好好玩玩,然后他就走了。这个时间点,爷爷奶奶在流传地上忙农活,只有姐姐带着弟弟妹妹在家。姐姐储冬清在潜山县读书,刚升高中,他的表弟储文涛在广州读一年级,亲妹妹储冬媛在潜山县读幼儿园。涛涛开朗懂事,媛媛可爱乖巧,姐姐一直在做家务。
上午,涛涛一直拉着我们这两个内向的大姐姐玩小狗狗、扔炸弹、猜脑筋急转弯、看鸡鸭鱼猪蝉,简直是爸爸去哪儿之lu婵版,玩得累了就一起看起了电视,真的是悠闲悠闲的开心时光。答应了下午再去两个人就又去了一趟。我们去找爷爷聊天的时候,爷爷正好在捣鼓肥料准备下田施肥。跟爷爷聊天,虽然语言不通,但还是勉强听清楚了家里的大致情况。爷爷膝下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排第二。大女儿在另一个县成家,儿子和小女儿在广州打工,孙女冬清冬媛和外孙涛涛放假才回来待一段时间,平时就只有两个老人在家,在承包地上给承包商种田打工。之后,涛涛兴奋地拉着我们上天台看风景,四个人坐在二楼过道上,吃东西、笑着、闹着……
其他小组在调研过程中与安徽师范大学团队取得了联系,得知他们需要理科学生帮忙辅导理科。第三天,我们兵分两路,一大路打扫“城堡”,准备之后几天的拓展活动,一小路进村入户教理科。
晓鸣姐和我在大太阳底下走了二十几分钟到达目的人家,这是送我们上山的胖司机家,他家女儿婷婷开朗活泼,笑起来眼睛亮亮的,今年在县城里读高一理科,但是数学和物理的基础比较薄弱。毕竟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她扫除小部分的知识盲点,帮助她掌握理科学习的基本方法。授鱼易而授渔难,在教授的过程中,我们也深深地感受到了教书育人的艰辛,此刻想对所有耐心指导过我们的师长表示崇高的敬意!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于是我们没有拒绝邀请,留在司机大叔家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婷婷奶奶做了十一菜一汤,饭菜香充盈在简陋的屋子里,也延续在我的回忆里……
之后的几天,也都是按家教、拓展和调研的模式进行操作。关于其中的拓展,即是大朋友带着小孩子们一起玩耍,给他们生活增添更多的欢乐。
行程的最后一天,我们还专门探望了一位前几天走访过的孤寡老人,跟她聊天,也想她道别。老奶奶问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来,我们沉默了一会说有机会再来。好多孩子也这么问我们,我们也只能这样回答。未来,有太大的不确定性,却也有很多种可能。
板舍村山清水秀,大部分人家都盖起了两层的新房子,屋顶是典型的斜坡,二楼平台上放着太阳能热水器。外墙瓷砖由政府补贴,内部建筑还得自己家出资。村里的田地很多已经承包出去,大部分是大棚种植。有菜农透露说有些像荷兰豆之类的蔬菜打了很多农药以维持“健康”外貌,他们自己家是不吃的。留在村里的孩子基本上在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学读书,只有七个老师。虽然这个社会主义新农村教育水平比较低滞,但它的发展要远远好于其它许多山区,比如我的家乡广东梅州兴宁。村里的刘主任高瞻远瞩,自己筹资组建了留守儿童服务中心这个免费为留守儿童开展服务的公益机构,打响了品牌之后,得到了领导和外界人士的支持,吸引了一批批大学生志愿者来到这里进行志愿服务。而兴宁乡镇,由于交通不便又缺乏资源,不知何时才能达到这种程度,甚至走出贫困。
这里的青壮年很多都在县城或外地打工,他们的孩子就在他们打工所在地上学,开学前后会陆陆续续离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们老了,留守在老家,盼着、盼着……总结人:张璐
                                                                                                                                    2014年7月31日


 

相关热词搜索:感想

上一篇:南通慈济团队到毛尖山献爱心
下一篇:支教感想(李源、李奇、王玲玲、辛海龙、吴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