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消息
首页 > 村敬老院 > 正文

敬老院、孤儿院里探春节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10-10 14:38    评论:0   点击:0    收藏:加入收藏

新春佳节之际,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欢聚一堂,洋溢着喜庆热闹的节日气氛,可社会上还有一部分群体却没有亲人可以团聚:年过花甲的五保户,敬老院里的孤老,失去亲人和自立能力的孤残儿童。新华社记者走近这部分群体,倾...

新春佳节之际,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欢聚一堂,洋溢着喜庆热闹的节日气氛,可社会上还有一部分群体却没有亲人可以团聚:年过花甲的五保户,敬老院里的孤老,失去亲人和自立能力的孤残儿童。新华社记者走近这部分群体,倾听他们的新年期盼。


敬老院:新衣新裤难掩节日冷清


 在拉萨市敬老院内,鲜红的“福”字映衬出节日的喜庆,院里的28位老人,有一半老人被亲戚接回家过年,剩下一半便留守在了敬老院里。春节期间,援藏干部给老人们送来了、水果和老年营养品等慰问品,并陪同他们喝茶、聊天,嘘寒问暖。“我们一起看晚会,还玩了藏式骰子等传统游戏。”在拉萨市敬老院安享晚年的耄耋老人阿旺开心地说。


同样收到不少节日“礼物”的还有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毛尖山乡板舍敬老院,由于节前一些爱心人士的捐赠,这里的25位老人在新年到来时,从里到外换上了新衣服。摩挲着新衣新裤,不会说话的储诚运笑得特别灿烂。


60岁的储诚运是院里的“老好人”,因为他不会说话,智力不健全,每天都是笑呵呵,却热衷于上山收集竹子做农村用的耙子,送给村子里的人。每当别人收下他的耙子,他就会高兴地咧开嘴巴,从喉咙发出一阵听不太清的笑声。在毛尖山乡板舍敬老院里,有一半老人像储诚运这样患有智力认知障碍,对于他们而言,虽然无法完全理解春节的含义,但看到院子里挂起的灯笼,燃放的鞭炮,身上的新衣服,显得特别兴奋。


“平时会组织村里的留守儿童来跟老人们做伴,打扫卫生,说说话,让老人孩子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可现在寒假孩子们与父母团聚过年了,老人们就孤单许多,我们就多张罗点活动让他们开心开心。”敬老院负责人刘磊告诉记者,“学雷锋活动日”及重阳节的时候,会有许多志愿者来慰问陪伴老人,可春节期间便很少有人来了。


儿童福利院:浓情年夜饭“呼唤”更多爱心家庭


除夕之日,在合肥市儿童福利院200多平方米的食堂内,20个大圆桌整齐排放着,近两百名能出外用餐的孤残儿童们,身穿红色、黄色、蓝色等颜色鲜艳的新衣服,自己动手或由工作人员进行喂食。


糖醋排骨、红烧牛肉、基围虾、糯米圆子、甜汤等20多个菜陆续端上了桌子。6岁的庐立江是聋哑人,虽然不能说话,但是他却拿起了装有雪碧的一次性杯子敬向给他喂饭的工作人员,露出憨憨的笑容。


在这里,每逢大年三十,福利院都会把所有身体情况允许、能出外就餐的孤残儿童接到食堂来集体吃年夜饭。合肥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尹学萍告诉记者,近几年来,残疾的孤儿比例越来越高,现在来院的孤儿,98%以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我们逐渐完善了‘集体供养,家庭寄养、机构形态下的双亲家庭照顾’三种儿童照料模式,希望能够让孩子们体会到家庭的温暖,尤其是在春节这样的传统节日中。”


郑勇便是福利院为家庭寄养模式招聘的“爱心妈妈”之一,六年前她与丈夫一起被招募来到福利院,组建了一个“爱心家庭”,承担了养育5个孤残儿童的责任。“我现在已经离不开他们,只要条件允许,我会一直陪着孩子们度过一年又一年,陪他们吃每一顿年夜饭!”


“虽然在国外家庭供养模式较为普遍,但这种模式在国内还是一个新事物。”尹学萍说,认同和理解这个岗位的人并不多,目前福利院提供了20个“爱心家庭”的房子,但是由于“爱心父母”要求真正的夫妻,并且3n问品,并陪同他们喝茶、聊天,嘘寒诉记者,近几年来,残疾的>